沙雕刀手路小安

欢迎日我主页鸭!纯种鸽子
意识流自我主义,文渣,快乐肥仔!
有时候写写同人,有时候写写原创。
《梦境2.0》是自我分裂,第三视角心情解读,跟自己一直暗搓搓写人设的事有关,凯特是路小安的“真名”✔

实不相瞒,我其实是个辣鸡画手【深沉】

祝自己生日快乐。今年年初的时候给自己定了生日那天的闹钟,刚才突然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眼看去屏幕上“生日快乐”四个大字,回过神来忍不住暖心。谢谢卡埃群里给我画生贺的老师,也谢谢给我唱歌的朋友们,看看也已经17岁了,快是个大人了啊~

【卡埃沙雕】广场舞少男101VS扭秧歌练习生

群里说的那个沙雕脑洞23333
卡米尔导师带领的广场舞少男101
埃米导师领衔的扭秧歌练习生
只是个脑洞
说真的,很想写人名✔
——
气氛突然焦躁了起来,只见两大天团剑拔弩张,随着音乐响起,广场舞少男101抢先开始了他们的表演,一展臂,一抬腿,跟着优美的最炫民族风跳了起来,彩色灯光照耀着这群热爱广场舞的少年,看啊,他们的舞姿是多么引人注目,让人不知不觉就跟着他们的舞步摆动起来,令导师卡米尔也难得的露出了赞许的神情。
一旁的扭秧歌练习生学员也不甘示弱,他们双手高高扬起,每个人都捧着一条大红色的绸子,脸上挂着喜气洋洋的笑,随着音乐扭动起腰来,左右左右,红艳艳的绸缎在他们的手里化腐朽为神奇,像是拥有了生命力似得飞舞着,韵律感极佳,赢得了观众们的赞赏。
他们的导师埃米露出了满意的笑,偏头对身边的卡米尔导师挑衅。
“这次,我赢定了!”
卡米尔导师拉低帽檐,波澜不惊的脸庞上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他注视舞台上激烈的斗舞场面,缓缓说道。
“赢?不可能。”
【end】

《听说你走了以后,他活成了你的模样》

ooc和幼儿园文笔终究不可避免,大多私设
其实除了卡埃,其他大概都离题了。
——

【卡埃】
三年前,著名教授卡米尔因一场实验事故不幸丧生后,我们找到了他的伴侣——某中学的一位年轻教师埃米,在我们说出来意后他很平淡的接受了采访。在采访过程中,埃米表现的很平静,波澜不惊,和三年前那个开朗活泼的大男孩多有不同,说话的语气都变的面瘫了许多,直到记者提到了卡米尔和他的往事才流露出悲伤的神色,哭的泣不成声。

“我不能哭,他会说我是小孩子的。”记者记得那天蓝眸的青年这样说道,泪水打湿了眼眶,三年的伪装也瞬间崩溃,眼尾红红的,肩膀耸动,抽泣的像个孩子。

时间回到三年前,刚从领奖台走下来的年轻教授正在接受记者们的采访,

“我的爱人叫做埃米,嗯,是很可爱,眼睛和天空一样漂亮纯净……”说到这,卡米尔顿了顿,紧抿的唇角忍不住往上翘了翘,像是冰山融化似得朝着媒体露出了个难得一见的浅笑“哭起来像个小孩子,很麻烦所以不想让他哭,毕竟……”会心疼。

所以葬礼那天,他的大男孩没有哭,而是捧着花木然的注视自己的恋人通过逐渐焚烧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并且在往后的日子里学着他的模样度过所有难熬的悲伤岁月。

你走后,我活成了你的样子,可终究没有办法阻止回忆漫延过来,猝不及防流下脆弱的泪水。
【end】

【殓摄】
约瑟夫的离去显得十分突然,庄园主说他去找自己的哥哥了,但所有人心知肚明,约瑟夫的哥哥早就已经不存在于世了,有的只是他对哥哥的执念。

大家觉得约瑟夫不告而别受伤害最大的应该是卡尔,因为他们曾是一对恋人,天作之合般的存在,所及之处都是恋爱的酸臭味,虽然大多时候都是约瑟夫主动,卡尔被动或者禁止不动。

约瑟夫总在下午茶时间和杰克吐槽卡尔不但社恐而且性冷淡,笑容却是甜蜜到让蜂蜜蛋糕都黯然失色,然后杰克挑了挑眉干了这杯狗粮味的红茶,习惯了就好。

自从约瑟夫走后,杰克那变得冷清了许多,反而是萨贝达那热闹了,也不知道怎么了卡尔决定和人设做斗争,而克服社交恐惧症最好的办法就是以毒攻毒,所以他找的第一个人就是人缘最好【艾米丽笑笑不说话】的尼泊尔雇佣兵,时不时上门尬聊一番,这样一来二去的也竟然给混熟了,硬生生的搭起了友谊的桥梁。

后来求生者们发现,卡尔变了,变得和所有人亲近多了,不再是独来独往的独行侠,先是萨贝达先生,再是皮尔森先生……大家都成了他的朋友,在游戏里互帮互助。

也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约瑟夫回来了,他很惊讶卡尔的变化,在一局游戏中,他们狭路相逢,入殓师揭下口罩吻上归来恋人的额头。

“我很高兴你回来了,约瑟夫。”

“谢谢,我也很高兴你变得更加让我喜欢了,我的爱人。”

好吧,卡尔承认,在说情话这一方面他永远也无法提升,但是他或许可以和浪漫的爱人更加贴近一些。

“很荣幸。”卡尔轻轻地说道,一双灰色的眼瞳温柔的注视约瑟夫俊美的脸庞。

十分荣幸,我的爱人。

【end】

【安雷】
“谢谢哥哥!”

直到小女孩拿着气球道谢,雷狮才发现自己又干了一件好事,或者说是一件蠢事。

注视那个扎着双马尾穿着小花裙蹦蹦跳跳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公园门口后雷狮开始往家里走,对于刚才不知不觉干出的事情也不知道是懊悔还是什么其他情绪,低着头踢着脚边的石子,抬起头就到家门口了,站在防盗门前,他烦躁的挠了挠头巾扎紧的头皮,拿着钥匙开了门,走了进去,望着空荡荡的客厅发呆。

空无一人的家。

还记得他和安迷修分手是在上个月,呆愣的骑士不敢相信的注视着突然提出分手的海盗,连声追问原因,弄得雷狮不胜其烦,之后在卡米尔的协助下成功离家出走,紧接着又租了邻市这座代售的空屋当暂时据点。

雷狮把公司全权交给了卡米尔,为了不让安迷修找到自己,就连嘉德罗斯那个损友都被划进了黑名单,好吧,分了个手就真成孤家寡人了。雷狮瘫在凉凉的地板上望着天花板发着呆,想着前男友那张又帅又蠢的俊脸莫名悲从心来。

“安迷修,你他妈是有毒吧……跟你在一起三年,老子自由洒脱无恶不作的气势都没有了……”

还神使鬼差的帮小女孩拿了挂在树上的气球,本来是想去欺负小孩子的,雷狮用胳膊肘遮住眼。马的,安迷修,你这傻逼骑士是有传染病毒是不是,所有人跟你待三年大概都会跟你一样又蠢又善良!

“就是因为你这么蠢,所以才和你分手的啊,傻逼安迷修!”

正当雷狮骂安迷修骂到昏昏欲睡之时,从卡米尔那成功获得消息的安迷修拧开了门钥匙……

【end】

在电脑课上看到了网易云在b站上的入殓师宣传图,上面有一行字,【梦想中的送终人】莫名苏是怎么回事?其实有点好玩~感觉可以当梗

梦境2.0【克里斯·拉登的故事】

“这次的任务是什么?”

“哦,对了,是杀掉那个情圣是吧?”

“这让我想起了上一个情圣,一上来就说老子好看云云”

“不过我可懒得跟他玩游戏,虚情假意都从眼底漫延上来了还以为把人耍的团团转,像个傻子一样自以为是!”少年不屑地撇了撇嘴,指间的烟屁股落在地上,被一只踏着皮靴的脚狠狠碾压,而后又用绷带捆着的右手臂指着那一片狼藉嘲讽道。

“就像这样,只配被碾碎!”

隐在黑暗中各自休息的同伴们并不去理睬这个傲慢的人,低头擦拭武器,或者闭目养神,争分夺秒地养精蓄锐力求能以完美状态完成今晚的任务。

一时,整幢废弃建筑物安静的可怕,唯独那个少年仍自由散漫的抽着烟,没人搭理他他也不恼,笑嘻嘻地继续点燃香烟死命的抽着,不一会儿脚边就落满了烟头,引得不少不喜烟味的人蹙眉侧目。

“克里斯,安分点。”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冷冷地制止少年的做法,他无非是想让所有人都不痛快。

克里斯看了他一眼,俊秀的脸上露出古怪了的笑,应承着说“好”,把最后一根烟吸进肺里就不再点烟了,转而把玩起匕首,那是一把锋利的武器,闪着寒光的刀尖上还沾着些血迹,让人不由想起他说的那些不知真假的事情,比如上一个情圣是否真的被碾成了那副模样,或许被这把刀剁成了泥也说不定。

毕竟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凭空出现的少年杀手是个角色,要不然怎么连团长也借他三分薄面?连着刚才抽烟扰人的事也是忍无可忍才遏止的。

午夜十二点,钟声在寂静的夜空中回荡,夜风刮来黑云遮住月光,随着一声令下,杀手们潜藏进夜色中,陆续奔赴战场。

最后出发的克里斯看着大伙离去的身影懒懒地伸了个懒腰,右手臂的绷带跟着动作脱落散了一地,露出个缝制粗劣的伤口,从小臂到胳膊肘的距离,看着可怕极了。

他在空旷的废楼里打了个响指,嘴角流露出夸张的笑容,深色的眼睛在黑暗里发着光,他像是在开始一场表演的序幕一样戏剧的说道。

“女士们先生们——”

“欢迎观赏杀人盛宴。”

星辰避之不及的被黑云笼罩,于是最后的光亮也不复存在了。

【end】

从糖到刀的体会。

他们拥有相差无几同样好看的眼眸,无论是谁,眼里始终只倒映彼此的脸庞,像是天空的银河,像是大海的萤火。

他们拥有相差无几同样好看的眼眸,却再也无法看见对方那双蔚蓝的双眼,即使心依旧牵挂着,但是早已阴阳两隔。

今天也想当个刀手

现在知道了高危职业为什么利润大了——
【拿着最多的钱,干着玩命儿的活】

黑手党真好,酷毙了,我爱黑手党酷哥,尤其是新旧双黑!爱死了!刺客也好啊,首席分分钟帅哭我!还有雇佣兵!我爱萨贝达先生一辈子!虽然不知道贺总是干什么的但好像和黑道没什么不同(童年阴影里的爆炸和qiang械火拼什么的)也好帅!

啊啊啊啊啊,谁能给我一篇卡埃双黑手党头领的双强文我爱他一辈子!

今天和班上的社会杠精吵了一架,等着她带着自己所谓的朋友来翻我桌子耀武扬威。

老子,课前唱领唱,嫌老子唱的难听,你怎么就不想想为什么领唱是我而不是自认为优秀的你,心里一点b数都没有?高低自在人心!

本着骂人不揭短的原则我就没说你本身的残缺了,毕竟人就长那样,能咋滴?但是你能不能性格好点?别像个孤儿一样,我爸教我要有礼貌,我希望你也有爸爸,不要动不动就说人妈妈,我想把你骂人妈妈的话送给你母亲当礼物她会非常开心,并送你你爱吃的耳光。

白莲花也罢,圣母婊也好,你以前骂我的我可都记着呢,虽然不是天蝎,但是记仇的本事是烙印在灵魂里的,你趁我抑郁时期占的便宜我都一一记在心里了,我的亲友们怂,我可不打算继续当受气包,我以前也是跟男生干过架的,就算没势力,你敢动我我就有勇气从你身上扒下一层皮,赌上我今后的前途,跟你撕一辈子,哦,包括你的朋友们(虽然我挺敬佩那位为了出柜敢于和父母对抗的人)。

我相信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亲爱的,非要把我逼死你才能意识到自己是错的吗?谁都不想被网络舆论弄得一身骚,我一个人死如果能换你身败名裂,一世不得安宁,老子跟你死磕,大不了下辈子继续撕!

你和你那帮朋友的言论其实挺自作多情的,一个人死死的盯着你们不只有想插入你们的友谊这档事,更像是在看一群乌合之众。成绩不代表品行,样貌不代表内心,原谅我是在上初中以后才意识到了这句话的重要性,送上我这辈子说的最恶心的话。

【鬼才想介入狗与屎的友谊。】

我其实挺难以理解你厚脸皮底下是否有另一张脸,它们的厚度恐怕比新华字典还厚,你到底是怎么做到讨厌一个人骂完他以后还好意思向人要东西的?说真的,我没见过比你还不要脸的东西,幸好我可以比你还不要脸,来啊,撕破脸,使劲怼,你不是最开朗大方的孤儿吗?孤儿院都被你的热情活生生的点燃了,天哪,救救你的孤儿朋友和复读机朋友吧,他们死了。

让我猜猜你看到这篇文章会想做什么?是找那个个头不足你高的社会大姐给你出气,抱歉,虽然骂人不揭短我还是很想提一下她那张与姚明极其相似的脸,我承认我的自我优越,但还请你们两个长的比我好看再来讽刺我的大饼脸,胖怎么了?我身高162(没测以前一直以为自己165QWQ),体重110,有胸有屁股,最多微胖,你算什么东西?嗯?你朋友好看符合我审美不代表你站在她们身边可以一叶障目,那小矮人和白雪公主的画面看的我尴尬症都犯了。别人含蓄说你圆润,也不是觉得你可以是汤圆,你忘了你有多黑吗?爱美之心人人有之,我理解,我也自拍修图过,但你可以想象我们在看见你不停照镜子时的感受吗?那个男孩说出了我们的心里感受。

“长这样你还照镜子,你要不要脸?”

话粗理不粗,我很不道德的爽了。拜托你了,行行好吧,做个人好吗?你是得多ky才没感觉到别人讨厌你,谁都知道你是狐假虎威,借着社会姐的风头耍威风,偏偏你自己自我陶醉,和你的闺中密友们滚远些好吗,我已经对她们这种烦人的玩意产生厌烦了,这儿是学校,就算我成绩差想人意也知道这儿不是你们发【社会】情钓凯子无线备胎的地方,至少收敛点好吗?像别人那样牵牵小手青涩点不好吗?为什么就热衷于搞大新闻呢?风言风语不关我事却总会突然污染我的耳朵,既然说我是白莲花圣母婊就拿出点大女子主义,别当绿茶婊,好吗?我是恶毒白莲,你们也不是好货,彼此彼此罢了,对了,记得替我对你的朋友诚挚的祝贺,祝贺她和体育委员重修旧好,可能是我太落后了,一点也看不懂你们之间复杂的感情,嘶,还是二次元好,我下辈子想活在魔法世界(不,你不想。)

最后,你是人间正道?你是世界中心?不,你不是,你只是个拿着鸡毛当令箭的畜牲,祝愿你能早日当场死亡,谢谢。

嗯,我没骂人。

私设扑克pr

就是APH的扑克设定外加自己的私设。黑桃,方片,梅花,桃心,四国,每个国家分别由十三个被大钟选中的人管理,被称作【(花色)十三人】其中拥有最高权利的从高到低排是King、Queen、Jack,其余十人协助三人管理,不分高低。
King大多擅长物理攻击,管理国事;Queen擅长魔法攻击,除去与King不分上下的权利,相当于贤内助;Jack身兼保家卫国之职,防御力极强。
【三人头衔为职位,可各自婚配】
黑桃:
【King】雷狮(23)
虽然一直念叨想当海盗,但是因为大钟的选择无奈之下只好赶鸭子上架,成为了一名表面上颇有风范的King,只可惜一跟Queen碰面就会原形毕露,嘲讽讥笑,怎么欠揍怎么来,在为人处事上非常自由不羁,难以处理的公关问题把兄控Jack弄得焦头烂额,高智商也经不起这么折腾。是个擅长雷电魔法的特别King。

【Queen】安迷修(24)
前骑士团团长之子,向往和自己的养父一样成为一名骑士,在大钟选中自己的那一天一脸懵逼的被强迫和身为King的糟糕贵族少爷面对面,仔细想想都是灾难,后来很好的接受了自己是Queen的事实,励志做一个披着Queen壳的骑士,对他人都是是文质彬彬的形象,在King面前却奇怪的像一颗炸弹,一点就燃。

【Jack】卡米尔(21)
某一流贵族的私生子,King的表弟,因身份卑贱常被仆人欺凌,被偶然路过的King发现才结束了其悲惨的童年,于十六岁被大钟选中翻身坐上了Jack的位置。日常顶着Queen艳羡的目光带领一众骑士南征北战。过高的双商似乎压住了他的面部神经,导致他一直都是面无表情,令人害怕,据说他刚上任那段时间“冷面Jack”的谣言让整个军团都陷入恐惧当中,士兵们私底下都不敢提及他的名字,直到有一天曝光了他喜欢蛋糕的事实,全军震惊这该死又甜美的反差萌,总算心态好了不少。
——
方片:
【King】嘉德罗斯(14)
出生时便被选中的King,降生的那一刻,属于他的钟声响彻方片王国,人们欢呼雀跃,为了他们命中注定的王者。和黑桃King敌大过友,对Queen兴趣非常深,经常去骚扰Queen要求切磋,但从没得手过,对jack抱有意外的敌意。
【Queen】格瑞

【Jack】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