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鸽文路小安

欢迎日我主页鸭!纯种鸽子
意识流自我主义,文渣,快乐肥仔!
有时候写写同人,有时候写写原创。
《梦境2.0》是自我分裂,第三视角心情解读,跟自己一直暗搓搓写人设的事有关,凯特是路小安的“真名”✔

【泽非/双零】少爷们,不搞基不虐狗可好?(1)

1.路明非、路鸣泽、零号为三个人
2.半架空外加乱入
3.泽非、双零、楚夏、加图索夫妇、双源
4.第三方视角第一人称
——
自从两位少爷离开以后路家从来都没有什么大事,只不过变的冷清了很多,我这个顶级专业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女仆长今天也没派上什么用场。

“小祈(没错就是我),今天也没有什么事了,今天你可以放假了!(说实话我貌似每天都在放假……)”
苏恩曦大总管一脸‘我看好你’、‘去吧,我是你永远的后盾’,让我感觉我需要去英勇就义了似的,如果你手放下那我就相信你百分之一,别扯我好吗?即使你羡慕嫉妒恨我放假也不要这样折磨我的手好吗?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你的书桌上还堆着一大堆账本吧?真的这么闲吗?
放假的日子对于我来说从来都很漫长,用酒德执事的话来说,我就是天生的劳累命。

话说我是什么时候来路家当女仆长的来着,好像是在零号少爷回来之前吧?那个时候,我才二十岁,要知道这里是这样的死都不来这里!工资再高、年薪千万也不来这里!身为顶级家政学院的高材生中的高材生的我到底是怎么来这儿的?那得牵扯到五年前了。

五年前——
“你就是传说中的高材生中的高材生……祈小茶?”站在我面前的那一身黑色职业装的女人正是那个时候才二十三岁的苏恩曦大总管,她一身黑色看起来无比的正经,谁知她那身无比正经的黑色衣服下隐藏着是一个薯片二货的心。

我内心忐忑的点了点头,就在对方无比遗憾的摇了摇头时,我的心瞬间悬空一般。路家出的工资十分高,竞争也非常激烈,更别说他们要求还忒多,能不能应聘的上就看运气了吧……不过看她摇头的举动好像不怎么满意我……吧?

然后,对方迅速拿出手机拨打一个号码,窗外传来直升飞机的轰鸣声,苏大总管从抽屉里拿出一套和她身上类似的制服扔在我身上,这一套动作看的当时还入世未深的我一愣一愣的。

“哪什么小茶!我现在代表路家的主人告诉你,你被录取了!即刻上任!”苏大总管穿着黑色的高跟鞋站在四十楼的窗户上,她的背景是万里无云的天空和声音极大的直升飞机,那个时候我的心里只有一句话——“帅爆了!”

之后我才知道她那摇头叹息的含义。

——苏恩曦:可怜啊,又有一个傻妹子加入了一脸狗粮组。

然后在路家当女仆长的生活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恩曦姐,这个就是新来的女仆长吧?”被三个女仆的簇拥着调整礼服皱褶的贵气少年笑嘻嘻的看着我这样说道,他面前的落地镜倒映出了所有人的镜像。

来到路家的时候第一个见到的主人就是这位当时才十七岁的大少爷路明非,这位大少爷给人的感觉非常亲近就像邻居家的弟弟一样。

苏恩曦大总管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再下一秘做了一件非常让我吃惊的事情——她竟然打了大少爷的头,奇怪的是好像所有人对她这个举动都像是习惯了一般,就连大少爷也是带着开玩笑的语气投诉她今天打的太重了。

究竟是我不正常还是你们不正常?

“哥哥,我回来了!”

但这个声音突然响起时,所有人都变得有一点拘谨,除了傻白甜的(划掉)大少爷,其他所有人都放下了手里的工作往后退了退,我有一点疑惑,这个声音的主人究竟有怎样的威力?

苏恩曦大总管扯了扯我的衣袖,用眼神示意我不要多说,带着我一起靠到了墙边,这时我才真正看到那个声音的主人——一个精致的西装男孩。

男孩大约十五岁,眉眼间和大少爷有些许相似,大概是二少爷。实话说,二少爷比大少爷好看一些,有一些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眉眼中带着些许狂妄,这样对比大少爷看起来要好相处的很多。

我默默在心里暗暗说道,可谁知道我会在之后成为他的小迷妹呢?

“小魔鬼,今天回来的挺早的啊。”大少爷哼着某个动漫的主题曲悠哉悠哉的找了张椅子坐下。

小魔鬼?什么啊?这是绰号吗???

我——红茶•戏精•祈,内心戏格外的多。

二少爷无奈的摇了摇头。

苏恩曦大总管打了个响指,刚才给大少爷整理衣服的女仆们纷纷围了上去,几分钟以后二少爷换下了西装,一身西式的毛绒衫休闲服让他看起来符合年龄了不少。

之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有序的离开了这间房间,我也在懵逼状态中被苏恩曦大总管扯了出去,你问我为什么会懵逼?我想你还是去问问在那间未来大概有三年都没有打开过的试衣间拥吻的男孩们吧。

在路家工作的第一个月,我从所有同事的口中知道了很多信息,比如路家少爷们没有父母,路家真正的掌权者其实是二少爷路鸣泽:路家其实不止两个少爷,还有一个少爷年幼的时候失踪了:两位少爷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包括那位失踪的少爷……其中最让我吃惊但也不是不在意料之外的信息就是——路家的大少爷和二少爷的关系竟然超脱了亲人,这件事其实我早该在看到他们拥吻的时候就知道了吧……

“你说的是大少爷和二少爷吗?他们两个并不是恋人关系,用二少爷的话来说,他们两个是‘单纯的肉/体关系’啊……”

我的同事,一个工作年龄比我大了三岁的红发日本妹子对我这么回答道,她的眼睛里写满了严肃。

“两个少爷的事情可没有这么简单……我们这些人还是不要议论两个少爷的事情了,话说今天的甜品做布里欧好么?女仆长大人?”

别墅里的西点师,和我同样是中国人的夏姓小姐对我这么回答道,她的面瘫男友在旁边若有所思的看着我们眼睛里散发着一种我非常熟悉的光芒……话说是谁把无关紧要的人放进来的?什么?他是大少爷的师兄?啊……你们先聊我先走啦。

“你是说你也发觉啦我小弟和他弟弟有PY交易?看来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嘛~”

日常走访路家的加图索家主夫人毫无形象的大口地喝着高脚杯中的红酒一边对我滔滔不绝,加图索家主的黑线似乎都要穿破次元壁了,夫人您还是先闭嘴一下吧?

看来大少爷和二少爷的关系真的是所有人都知道啊……然后我就可耻的腐了。

时间回到现在——

我悠闲地躺在花园的躺椅上享受着午休的时光,脑子里却在胡乱的想着。

“女仆长?”一副笑眯眯的男孩面孔从我头顶探出,这脸怎么长得这么像……

二少爷!?

这一下可把我吓得腿软了,二少爷在商场上的雷厉风行我在这里工作的五年那可听到的不少,不过自从大少爷和三少爷走后我就很少再看到他了,思来想去……不对……这好像是三少爷?

三少爷和二少爷是双胞胎,是我在这里工作的第二年才回来的。

【待续】

预告
三少爷的俄罗斯小公主?
大少爷和三少爷离开的原因?
来自日本的寻妹黑道双胞胎兄弟?
竟然还有(保密)章才完结?
说好的短篇呢?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