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鸽文路小安

欢迎日我主页鸭!纯种鸽子
意识流自我主义,文渣,快乐肥仔!
有时候写写同人,有时候写写原创。
《梦境2.0》是自我分裂,第三视角心情解读,跟自己一直暗搓搓写人设的事有关,凯特是路小安的“真名”✔

【卡埃】《埃米他疯了》【一】

:灵感来自牙牙的一首歌,虽然和文没多大关系。
角色死亡与黑化卡埃已加入KFC豪华套餐(不)
艾比死了,是【——】干的。
同人ooc作品,不上升原著【反正都已经步入婚礼殿堂了】暗黑向
爱恨纠结的狗血对手戏✔
幼儿园文笔,安哥很无辜✔
旧设出没✔
——
埃米疯了,因为他的姐姐死了,而他正好目击了这种场面,于是他疯了。人们发现他的时候他躺在一具少女的尸体旁,抱着冰冷的躯体一动不动,若不是他的心口有微弱的起伏,恐怕所有人都会以为死了两个人——

【美丽的艾比和阳光的埃米】

虽然也正是这样,在某种方面,埃米是真的“死了”。

埃米自从醒来表面上就一直是精神恍惚的状态,一开始大家还都认为他只是受了刺激,毕竟那是他唯一的亲人了,但是事情并不是这样,一切都超乎了群众的想象,事实上他疯了,并且开始伤害周围的人。

事发第三天,埃米在医院里,来了一名访客。

“你看见犯人的面容了么?”和善的安警官正用他那双温柔的薄荷色双眼观察埃米的动静,埃米却迟迟不作答。

护士说这是他这三天来最正常的状态。神情呆滞,两只不复以往活跃灵动的蓝眼睛写满了意味不明的呆板,如果你更深点看去,一定就能看到他眼底,那清晰的恐惧,但是没有人愿意去凝视一名可怜少年的眼瞳,那未免太无聊了点,而且安迷修抱以尊重他人的信条,不方便长久注视他人的眼睛,毕竟这也算不礼貌的一种。

看埃米久久不回答,安迷修耐心的又重复了一次,只不过,这一次埃米有了动静,他不再沉默地注视空白的天花板,转而把目光放在了安迷修的蓝色警服上。

“蓝色。”

“什么?”

安迷修有些捉不着头脑,对埃米这句没头没脑的回答一头雾水。

忽然埃米无神的双眼逐渐变得清晰,目光上移,视线聚焦在安迷修写满疑惑的表情上,不,是直接越过,安迷修回过神发现埃米的视线停留在门口的方向,他扭过头去,发现那不知从什么时候站着一位黑色短发,蓝色眼睛的少年,一条红围巾包裹着他的大半张脸,让人看不清楚他的全貌。

“你是安迷修。”少年开口,语气不咸不淡,也没有问号的成分存在,像是早就知道这个素昧平生的男人是谁。

“啊,是我,你怎么知道我的?”安迷修望向少年的目光里加了点审视。

“我大哥经常提到你。”他一边走到埃米的病床前一边回答道,说话时双眼一直看向埃米。

他坐到床靠里的一边,用手轻轻地包住埃米的手,恢复了点神智的埃米似要反抗,但手只轻轻动了一下便没了动静,安安分分的被少年握着手,倘若你细心点就会发现他的眼睛又恢复了最初状态,而本该注意到的少年则一脸淡然。

“你大哥是谁?”安迷修有点懵,迟疑了一下问道,他可不记得自己有哪位朋友有这么大一个弟弟,而且时常把自己挂在嘴边。

可能是这个问题有点冒昧,少年不接话了,转而换了个话题,说话的同时依然专注的注视着埃米面无表情的脸庞:“问完了就走吧,埃米需要休息,方便的话记得关上门。”

安迷修傻眼了,这话茬怎么转的这么快。他算是明白了,这家伙是来下逐客令的,平白无故的被这样对待,饶是性格随和的人民警察也受不了。

安迷修皱皱眉,说了声“改日再来”就起身离开了病房,当然,没忘记关门。

门关上的那一霎,死亡的寂静降临了这间病房,房里的两人如同死物一样安静的面对面。

“开始吧,埃米。”少年静静的开口,刹那间苍蓝色的眼睛闪过一丝深紫的瑰丽。

他紧紧的盯着男孩毫无动静的双眼,一字一句的说道。

“杀了我。”

少年话音刚落,本该无动于衷的埃米睫羽一颤,放在卡米尔手心的小手突然紧握,随即放松下来,一时他的额头上聚满了汗珠,

很快,静悄悄的走廊里回荡起了医生与护士忙碌的小跑声。

埃米又发病了,而这次他伤害了深爱自己的恋人——卡米尔。

【待续——】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