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流白嫖鸽手路小安

意识流自我主义,文渣,快乐肥仔!
有时候写写同人,有时候写写原创。
《梦境2.0》是自我分裂,第三视角心情解读,跟自己一直暗搓搓写人设的事有关,凯特是路小安的“真名”✔

【卡埃】老年吸血鬼卡米尔的颓废日常

灵感源自同名曲《老年吸血鬼》,好听极了
这个卡米尔可能有点重度ooc?
如果能接受随性点的卡就看下去吧
生活终于向雷爸爸伸出了魔爪←他,杀,埃,米
埃米没怎么登场既视感✔
吸血鬼卡米尔×人类埃米
微量凯柠和安雷安就不打标签了。
——
手机铃声在黑暗中响起,没人接听,它也不气馁,接着大吵大闹,直到卡米尔不耐烦的从皱巴巴的被子里艰难脱出,它依然在刻苦的完成任务,终于一只素白的手将屏幕滑向一处,世界清净了,可还没等卡米尔松口气,手机里传来了一个麻烦的声音。

“卡米尔,夜幕降临了,出来玩吧。”

是帕洛斯,这家伙可是有十年没联络过了,不知道这次又想搞什么幺蛾子。卡米尔揉着眼睛,磨蹭着从床上爬起来,慢吞吞地拿起手机,手机依然亮着,时秒计算着时长。呵,竟然还没挂,看来是不能装聋做哑了。

“不去。”

简洁了然,面对电话那头的麻烦鬼,这无疑是个满分的答案,既然已经那么有力的拒绝了邀请,卡米尔的眼睛默默瞄准了手机屏幕上的红色键,刚想按下去,没想到对方就猜到了他的意图,连忙抢在结局前开口。

“你可别挂,雷狮老大也来。”

大哥,这对于一个兄控来说的确是个极具诱惑力的条件,但是雷狮昨天才去的圣空国,还是在卡米尔的眼皮子底下和恋人亲亲我我走的,当然不可能去与前下属愉快的玩耍,结果很明显,那家伙显然是旧毛病又犯了,撒谎也不打草稿。

“你也在圣空国?”

“什么?”

“不去,不想一辈子被网络拒绝,就别再骚扰我。”

卡米尔说完后不顾对面帕洛斯的阻拦,一言不发的再次把手瞄准了红键。

“别啊……”

还没等帕洛斯说完,电话挂断了,手机回到了主页面,屏幕的正中间显示现在的时间是下午六点,被层层窗帘阻挡在外的光明还未完全褪去,原本这个时候卡米尔应该在睡觉,然后八点起来工作,但他现在却被提前叫醒。卡米尔不耐烦的伸手挠了挠头发,他和帕洛斯果然永远无法对头,即使过了十年也一样,算了,就当他提前起来准备吧。

在床头柜上的倒放的相框前放下手机,余光在物品上不在意的晃了一圈,去洗澡。像是突然想起些什么,本来已经差不多走出房间的卡米尔又转身走了回来,回到床头柜前,两只血红色的眼睛看着金属制的相框,古铜色的外壳完美的融入黑暗中,而在卡米尔眼中却是清晰无比的。他伸手似要把相框拿起来,睫羽轻轻颤抖,敛上一半血红,喉结上下动了动,终还是收回了手,再次离去。

离开了被压在桌面上的回忆,明明他的速度一点也不快,还有些缓慢,悠哉悠哉,但是背影看着却像是在逃跑,迫不及待的离去,好似迟疑一秒都是罪孽。

卡米尔洗完澡准备完毕后天就黑了,地平线上最后一抹残阳消失了,月亮从反方向升起,躲避了阳光的君临天下,此时的世界是属于黑暗的。

身披风衣的卡米尔站在阳台上,抬头看星星,以便消磨多余的时间,等待一起执行任务的同伴,对于这位琢磨不透的搭档,卡米尔有自己的见解,比如——

那位身姿灵巧的少女似乎对他的故事很感兴趣什么的,经常在任务完成后的拂晓追问过去的事,但都无一例外的被拒绝,她也是个极品,饶是这样也是锲而不舍的每次问,天天问,咬着根棒棒糖一副八卦的模样,也有传闻说她是某位【大人物】专门派到自己身边监视自己的,至于是哪位,可想而知。

正想着,一位少女从天而降,黑色的高跟长靴稳稳地落在卡米尔面前的大理石栏杆上顺带发出响亮的声音,他抬起头,无声的注视少女,夜风卷起她柔顺的黑色长发,在皎洁的月光下,少女的秀发根根尽显,写满傲气的脸庞也显得柔和了点,一双如血液般鲜红的眼睛象征了她的身份。

“路上遇到了小柠檬,所以耽搁了,雷四少爷不会介意吧?”

凯莉说着玩笑,弯下腰笑眯眯的看着卡米尔毫无波澜的双眼,扁了扁嘴,笑容垮了下来。看来她又自个儿讨了个没趣。

“不介意,那个称呼别再用了。”

卡米尔淡淡的说道,语气不咸不淡的,也没有凯莉想看到的负面情绪。

真是第二个格瑞,扑克脸。凯莉如是想,表面上又是带着笑容从栏杆上跳下,站在卡米尔左边,然后一点也不例外的,卡米尔往右边靠了靠,凯莉偷偷翻了个白眼,见怪不怪。

不习惯有人离自己太近。这是卡米尔一贯的解释,每次说出口都是一字不落,比复制粘贴还要准确,很像是惯用的敷衍了事,可他开口时的表情又偏偏不容置疑,叫人半信半疑。

“狩猎任务?”

“嗯~只有狩猎任务可以做了。”

“走吧,你带路。”

“当然。”

两人在黑夜中前行。
【还没写完,所以不打标签,等我写完再打】


评论

热度(6)